鋆盛观点 | 鋆盛资本副总裁李凯旋:未来5年是获取不良资产的最好时机

2019-03-15 09:36


2007年,世界著名连锁酒店希尔顿股价低迷,估值相对较低,对其觊觎已久的黑石集团斥资260亿美元通过杠杆交易将其收购。没想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酒店业一蹶不振,希尔顿市值疯狂蒸发。

 

随后,黑石将希尔顿酒店的价值减记,与债权人提出了债务重组的要求,优化希尔顿的财务结构,降低负债规模,剥离低效资产,并大力整顿希尔顿的管理团队,大胆推动希尔顿的特许经营策略,重新制定了全球扩张和运营战略……通过一系列操作,明显改善了希尔顿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不仅闯过了金融危机,还成功促其IPO。而黑石最终于2018年大赚了140亿美元后全身而退,实现了私募股权史上最赚钱的一笔交易。

 

黑石对希尔顿的这笔杠杆收购堪称不良资产投资史上“教科书”级别的操作,一直为业内人士所称道,也一直吸引着众多投资机构前赴后继掘金不良资产。




3月7日,由鋆盛资本联合主办的“万亿投资盛宴开启,如何掘金不良资产”投资沙龙活动圆满落幕,鋆盛资本副总裁李凯旋作为主讲嘉宾,围绕着2019年的宏观经济形势以及不良资产领域的投资机会等话题,与众多投资人深入交流探讨。


“坏时代”中的好生意

 

不良资产因其“逆周期性”一直被称为“坏时代”中的好生意,鋆盛资本副总裁李凯旋表示,其实“不良资产”这种提法不太专业,因为很多资产并没有良与不良之分,只不过因其在某个阶段出现了现金流紧张或恶化,从而暂时陷入困境,所以将不良资产称为特殊机会资产更合适。

 

不良资产通常分为实物资产、债权类资产、股权类资产三大类,其处置方式包括破产清算、拍卖、折扣变现、债务重组。
 

李凯旋表示,近年来在去产能、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大量产能过剩或杠杆过高的企业因流动性紧张或现金流紧张而陷入发展困境,变成不良资产,我国政府虽然从2016年就提出了市场化债转股,但是由于受制度约束及其他原因进展缓慢,企业的债务并未得到大规模化解,随即2018年出现大规模违约潮,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可以通过债务重组等方式对不良资产进行处置。

 

鋆盛资本也凭借着自身的资源和资本优势参与了百亿级别的债务重组业务,其中一家是于港股上市的环保企业,另一家是于A股上市的能源企业,鋆盛资本将通过剥离部分资产帮助企业化解债务等方式,来有效改善企业可支配的现金流状况。

 

不良资产的产生与经济周期密切相关

 

谈及历史上每一次不良资产大规模产生的原因,李凯旋认为有两个核心条件,一个是信贷扩张,大量的、急速的信贷扩张导致全社会所有部门的杠杆率过高,另一个是货币或信贷政策转向。他认为,从更长的历史背景来看,我国的不良资产产生原因相对比较复杂,大约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1996年,一个是2008年。

 

1996年,央行相继放开银行间拆借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信贷市场扩张,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1999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带来全球金融危机,在此背景下,我国经济增速下滑,信贷政策收紧,不良资产随之浮出水面,四大AMC应运而生。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全球金融危机,央行采取逆周期调节政策,市场杠杆再一次抬高,此次信贷扩张持续了五年。2013年信贷再次扩张,边际效应持续了三年。但由于2016年美国新政府上台,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央行持续168天没有进行逆回购,2017年我国推动供给侧改革,部分周期性或产能过剩型企业资产价格下降,2018年新一轮信贷扩张开始,边际效应递减,违约潮起。李凯旋认为,按以上经济周期、信贷政策及内外部环境变化规律可以推算出未来5年是获取不良资产的最好时机。
 

鋆盛资本也早在2016年就发现了不良资产的魅力,并秉承“关注价值”的理念,广泛寻找优质投资标的。2016年,鋆盛资本联合黑石及另一家公司对一家美国企业进行了私有化运作,该企业于2008、2009年因高杠杆扩张导致资产结构不甚理想,背负了大量债务,自由支配现金流急剧下降,在纽交所的股价表现不佳。鋆盛资本、黑石等三家机构共投资了10亿美元,通过债务剥离、破产重组等系列手段对该企业的财务状况进行了修复,最终助其恢复了良好的现金流,并在2017年吸引了海航集团、霍尼韦尔等企业的垂青。目前鋆盛资本已重新申报了该企业的再上市流程,预计将在明年完成纽交所上市。

 

2018年,鋆盛资本积极响应“两会”有关化解、盘活金融不良资产的号召,携手中科院子公司中科城市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广州振华置业公司两大国企,分别成立了北京中科鋆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振华鋆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分别专注于基金类和非标类不良资产业务,共同发掘行业系统性机会。同时,鋆盛资本还积极与四大AMC展开战略合作,积极布局不良资产业务。

 

民营机构将迎来万亿蓝海市场

 

从1999年至今,我国的不良资产行业经历了政策性、商业化转型及全面商业化三个阶段,而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也经历了从四大AMC到股份行、城商行,再到地方性AMC及民营机构的过程。民营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的不断涌现体现了我国经济周期的变化及不良资产行业的蓬勃前景。

 

从市场规模上来看,目前我国银行体系内的不良资产达3万亿,其中四大AMC能承接1.5万亿资产,所以对于其他机构来说还有1.5万亿的市场空间。
 

李凯旋认为,万亿蓝海市场对于优质的民营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是个巨大的机会,但是不良资产处置是个门槛较高的行业,对处置机构的价值挖掘能力、资源整合能力及资产整理能力均有较高要求。对于经验不够丰富的处置机构来说,他建议可以先从资产规模小且分散、处置手段相对简单的小宗资产如抵押类贷款入手,一步步累积经验再去处置大宗资产。

 

而鋆盛资本将继续凭借自身的人才优势、专业沉淀及投研能力,从价值发现、价值挖掘、价值陪伴三个维度去深入发掘不良资产的价值,通过债权转让、债务重组、债权实现、资产证券化等手段掘金不良资产,使其重新焕发出价值。